济南麦克风价格联盟

京是一味药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倏忽间,来北京已有两月。今日算是醒的最早的一次。住的地方靠着学校,所以远没有车马嘈杂,除了楼上闹腾的小孩哭声,就剩下饮水器的声响。没来之前,总会把多年来积蓄的期待赋予给未知,来了之后挣脱了幻想的虚无,才始知远方的稀松平常。生活不止有苟且,还有诗和远方,说这句话的人是否在某个平淡的午后也会觉得远方也同样苟且。
当我顶着风雪挤过人群跨上地铁的时候,也看见所有人都在拂去头顶的霜白。在夜色来临,灯火消歇的街道上,人们同样脚步匆匆,不发一言。在红叶装点的地坛一角,白发苍苍的老人们手持相机庄严地怕下岁月流逝中的定格,时而仰面微笑时而低头沉思。若有所失,若有所得,似乎围困了我们的一生。在熙熙攘攘的什刹海、前门、东单、长安街,来自全国各地的人们如朝拜一般,满怀虔诚又神色木然。机械着穿过老旧的矮墙窄巷,一扇洒满灯光的窗前种满了月季,花瓣在昏黄中变了颜色,和我一样在黑暗里假装矜持。


  曾住在十人拥挤的出租屋里,每日归来均见人人脸上挂满了疲惫与倦怠。都只是轻轻翻身上去,拉上帘幕以为能隔绝陌生的压抑,朦胧中传来带着方言的咳嗽与呼噜,才会让你恍然间明白身处何时,停在何地。偶尔轻松一天,数数来京的年月,这个说刚来三月,那个说已过五年。问及可有离去的打算,都是一脸强笑说有,却在清晨个个风风火火摔门而去。
  常见租期已满换房的人,拎着大包小包,从东而来向西而去,换的了上班地铁的方向,换不了心中丈量生计的罗盘。听说,在这间城中,每个周末都会有稀奇古怪的聚会、讲座、活动,我都急切寻找渴望一探究竟。散落其中的大学,随处可觅的古迹,还有偶尔听到乡音,不期而遇的故人仿佛可以冲淡那地铁过站时大地的轰鸣,车流穿行中过街天桥的摇晃以及内心焦躁不安。


  之前总是抱怨济南的小,无处可去的时间日复一日,如今却又感慨京城的大,不知去何处的迷惑常常困扰着我。大与小是多么有趣的词,真的是地域之大,空间之小吗?如人一般,有的简单纯粹,上下打量便知善恶忠奸。有的复杂多变,相处多时仍不知其喜怒哀乐。已知给人以亲近,未知划开了距离。平淡无奇的节奏让人倦怠,忘乎所以,不知魏晋,偏安一处活的无所谓却又自在。陌生和嬗变让人毫无戒备,无处可逃,硬生生把世界剖开丢给你。除了直面迎头而至的北风,那就只有转身离去。


  京是一味药,不尝不知辛辣,不咽不知苦甜。更像一方长镜,反射着伟大与热烈,照彻了渺小和平凡。难怪陆游曾写道:世味年来薄似纱,谁令骑马客京华?
没人指使,全凭心意。所以,饮了,不吐。

2015.11.13 于北京





·从此,做一个温暖的人·


私藏/分享人呢微信号:renne2014

转载/投稿renne2014@126.com

扫码关注



举报 | 1楼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