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麦克风价格联盟

专访 2017蜂巢奖 年度最佳现场演绎奖提名获得者@醒耳人声乐团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你有没有听过一个精彩的阿卡贝拉现场演出呢,小编现场听过几个世界顶级乐团的现场演出,那真是视觉和听觉上的盛宴啊,终身难忘!现场表演是一个阿卡贝拉乐团最重要、最全面、最具挑战性和趣味性的展现,也是最能打动观众的展现方式!

2017蜂巢奖“年度最佳现场演绎奖”,关注今年全国乐团的最佳现场演绎。多位国内外人声音乐专家已从30多支参赛作品中选出三支作品。小编分别采访了三个获得提名的乐团,让我们来一睹他们获奖作品的风采并听他们讲讲现场演出背后的故事吧!

本期采访对象:醒耳人声乐团


2017蜂巢奖·年度最佳现场演绎奖(提名)


 在2016年的蜂巢奖你们获得过年度最佳编曲奖,这次你们获得了年度最佳演绎奖的提名,有什么不一样的感受吗?

去年我们获得了蜂巢奖的年度最佳编曲奖,意味着醒耳乐团这两年在自己动手编曲这件事上,有了一些突破,获得了肯定。而今年获得年度最佳现场演绎奖的提名,同样给了我们很大的鼓励,因为这背后同样有着我们近两年在排练、表演和视频制作上的多次尝试和思考。


醒耳人声乐团从两年前开始使用自己的设备进行日常排练,设备的构成其实很简单,就是麦克风+声卡+数字音频工作站(软件)+监听音响。这套设备非常轻便和简单,我在排练前可以仅花半小时就把它们从我的工作室整套搬到另一个宽敞的排练空间并安装调试完毕。它最重要最核心的一个功能就是:我们在排练的时候可以实时多声部分轨录音,这样一遍唱下来,我们可以回去独立听每一个声部,找到每一个声部的各种问题,优化整体演唱效果



而当我们把这套设备里的声卡和软件带到表演现场,跟现场演出设备连接后,就实现了对我们现场表演的实时多声部分轨录音,这让我们具有了对现场音频做后期优化的可能性。


我们在2016年以及2017年的未来,都会制作一些类似的现场视频。我们在排练和演出的时候就可以把现场拍摄下来,同时也在几分钟内做到了多声部分轨录音。对录音做完后期,再把音频跟视频合成,就可以有一个呈现效果比较好的现场视频产出了。这样的视频,制作周期大大缩短,而且很神奇的是,对一个业余乐团来说,因为现场感十足,受到的关注并不少于用“录音棚分轨录音+对口型视频拍摄”这个方式完成的“五毛特效”MV



 你们在现场演出前是如何调试灯光和音响的?

在现场灯光控制和调音上,我们一般只会告诉灯光师和调音师我们需要什么,不会也没有能力做较为细节的技术要求。《奉献》这个视频的现场灯光和现场调音都是由演出场地(广州飞live house)的工作人员完成的。


灯光方面,我们一般会告诉灯光师歌曲的快慢,以及我们想要的色彩基调和转换速率等(最好提前列个单给灯光师)。《奉献》这首歌给灯光师的意见是,我们希望一直有较为明亮的面光(团队爱好,我们不是唱跳乐团,很需要让观众看到我们的表情和眼神,当然也是为了拍摄)简约而舒缓的色彩和亮度变化。但最终视频中呈现出来的亮度,我们觉得还是偏暗了。


上面说过,《奉献》的音频是同期内录的,所以视频上所呈现的声音效果跟现场没有太大关系。当天演出的内场和外场音效都不很好,甚至在弱音时设备居然给自动消音了。所以甚至在内录的音频里,都可以听到我们很多句子的音尾突然断掉,呼吸声也被削得急促。这是后期无法修正的硬伤了。


通常情况下,醒耳在调音时更重视自己内场的呈现,因为这个方向直接影响到了我们的演出质量。不过,在用过几次耳返后,我们的观念发生了变化。因为大多数情况下,舞台返送音响效果对阿卡贝拉表演来说都非常糟糕,无法清晰地听到自己音准和节奏,给我们的表演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很多年来我们一直努力在各种糟糕的声浪里控制甚至“想象”自己的音准,但收效不大,十分受挫。但用了耳返后,这些问题大多得到了自然而然的解决。我想我们不应该特别去纠结什么习惯现场表演音响的问题,糟糕的舞台返送本身就是反人性的,阿卡贝拉表演本身就应该享受清晰听到自己、听到别人、听到整体配合的美妙感觉,而不应该去强调在一团混沌的声浪中的“绝对音准”、“肌肉记忆”等等跟人类正常唱歌感受冲突的概念。所以推荐有能力的小伙伴赶紧把耳返准备起来吧。


 你们是每次演出的视频是如何进行后期制作和处理呢?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这次获得最佳现场演绎奖的提名,其实比较意外。事实上,我们今年除了参加演绎奖外,也参加了最佳编曲和最佳录音奖。我们在后面两个奖的作品上花费了更大的精力,而用来参与演绎奖的,是一个比较短时间做出来的作品。没有想到反倒是它获得了我们乐团唯一的提名。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是:这个视频的音频部分我们单独做过后期,所以在现场表演中最难控制的音准、平衡、音色等问题上,会有一个较大的修正和优化。


在现场多声部分轨录音过程中,因为大家一般用的都是心形指向的动圈麦克风,所以其实每个声部的音轨里,来自其他声部的“串音”并不是非常严重,不特别影响我们做音高、节奏、均衡等方面的后期,而通过对某些频段的消减,也可以让某些声部的“串音”消失或大为减少。



我个人使用的数字音频工作站是Logic Pro X,对现场录音的修音我一般不用它自带的Flex Pitch,而是使用Melodyne(推荐)。因为现场一般动圈麦克风录音的音质比录音室里电容麦克风的差太多,Melodyne对音频的音质几乎没有损毁(但是操作不如前者快速),不至于像Flex Pitch这样对已经不是太好的动圈麦现场录音音质,再做出教大的损毁,甚至在第一轮的识别上都出问题。


表演录音时我们并没有使用节拍器(虽然借助耳返,理论上还是可以把节拍器送给大家的),因此无法实现软件自动对齐节奏。但是只要大家合作到位,很多歌曲表演时,整齐而不稳定的节奏反而是更有人味的。加上现场录音不需要像一般录音棚分轨录音那样每个轨道录好几遍,修音的工作量大大减少,各个轨道之间手动微调一下节奏,还是可以实现的。


音准和节奏完成后,就是均衡、压缩、声部平衡、声相、混响、母带这样一些常规的混音流程了,这里就不一一讲到。


最后,在跟视频画面合成的时候,为了增加现场感,我一般喜欢在音频背后留下一些来自观众席或摄像机角度里的其他噪音,尤其在表演前后或中间的掌声或欢呼什么的,我都会酌情考虑加进去。



在视频拍摄方面,我们并不擅长,经常就是一个iPhone走天下,要不然就是另请专业人员来做,这里就不再多说。


对阿卡贝拉这样的表演艺术来说,视频里的现场感,回归了它的本原,显得非常的珍贵和重要。而一个业余乐团制作自己的现场演绎视频,对宣传是至关重要的。如果给演出公司投送的视频是高质量的现场视频,让别人“直接”看到自己的现场能力和舞台表演,自然可以增加成功几率。所以,我想,我们未来应该多去做一些现场表演视频,除了重视演唱水平外,也同时去重视舞台、服装、灯光、音频记录、视频拍摄这些问题,把更多精彩的现场记录下来!



醒耳人声乐团City Singers是一支中国厦门的混声人声乐团,乐团于2009年2月成立于厦门大学。乐团一直活跃在国内外的各类演出、比赛和音乐节上,推出了大量人声作品,是中国当前最活跃、最具知名度的人声乐团之一。


“蜂巢奖”是由阿卡中国创立的中国阿卡贝拉音乐奖项,在每年的蜂巢音乐节“蜂巢奖”颁奖盛典上颁发。设立奖项意在表彰并鼓励在过去一年内获得不凡成就的中国阿卡贝拉乐团、音乐人及幕后工作者。“蜂巢奖”的评审由专业评审团决定,成员由来自全球各地的阿卡贝拉、流行音乐与合唱专家组成,共同提名并评选出多项大奖。


丨往期回顾丨

蜂巢奖丨专访·年度最佳编曲奖提名获得者@杜凯、鲁梦河



本文系『阿卡中国』原创内容,参选作品已获音乐人授权发布

如有转载需求请后台留言征询

统筹:蜂巢音乐节组委会丨整理:Kim、PP丨排版:一米

我们的人声站台

阿卡中国

微信号:aca_china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 2017蜂巢奖·提名获得者名单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