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麦克风价格联盟

那个叫豆豆的孩子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霍山米斛

  这是朋友讲的一个故事。

  那年,朋友远去辽北乡下的一所小学支教。那里的天空,总是纯蓝纯蓝的,不见一丝杂质。校园里的空地上,长满胳膊粗的白萝卜。石头垒成的院墙上,终日里爬满牵牛花,开得率真而热烈。很入景。

  入景的不止这些,还有那个叫陈豆豆的孩子。

  起初,她根本没留意那个孩子,他不在她所教的班级。但她知道他,因为同事们经常拿他作笑谈——读小学三年级了,自己的名字还不会写,做作业全是画圈圈。一次课堂上,老师让用“水”这个字造句,他造的句子竟然是,水里面有狐狸。惹得全班哄堂大笑。

  事后大家遇到他,就逗他,陈豆豆,水里面真有狐狸吗?他瞪大两眼,认真地看着问话的人,说,真有,还有大灰狼。大家笑着摇头,一致认为他是弱智。

  可他的身世却令人堪怜。三岁那年,母亲病故,父亲很快再婚,他有了后妈。后妈不待见他,把他一脚踹给年迈的祖父。祖父衰老体弱,无力照顾他,他成了草芥一棵。一帮少年顽劣,拿他当猴耍,大冬天的,把冰疙瘩放到他脖子里。他不恼,还一个劲地嘿嘿傻笑。

  一天,朋友在校园里看见他。那会儿,他正趴在一堵院墙上,对着一朵牵牛花唱歌。歌声乱七八糟着,却单纯极了。太阳照着他,他小小的影子,很像一朵牵牛花。几个孩子,打闹着从他身边跑过,雀儿似的,欢声喧喧。——这样的热闹,却与他无关。

  朋友的心里,生起一丝怜悯。她的手,触到口袋里的一块硬糖,那是同事给的,她不爱吃糖,便随手搁口袋里了。她掏出那块糖,招手叫那孩子下来。孩子有些吃惊,从院墙上磨磨蹭蹭下来,跑到她跟前,迟疑地问,老师,你是叫我吗?朋友笑了,拉过他脏脏的小黑手,把那块糖,放到他的手掌心。

  孩子显然受了惊吓,张大嘴巴看看掌心里的糖,再看看朋友,眸子里,泛起清清的波。朋友温柔地说,给你的,吃吧。孩子受宠若惊,他迫不及待把糖塞进嘴里,连糖纸也未剥开。他很响地咽一口唾液,仰起小脸告诉朋友,甜。朋友只当他好玩,拍拍他的头,笑笑走开了。

  打这以后,陈豆豆便天天守在校门口等朋友。每次看到朋友走近,他都无比激动,小马驹一样地跑到朋友跟前,脆脆地叫一声,老师好!而后,飞快地跑开。

  朋友起初也没在意,以为那只是碰巧遇到。那天,她因事晚到,当时,学校的课已上到一半,整个校园静悄悄的。却见那个孩子,独自站在校门口的风里面,踮着脚尖朝远处张望。冬天风冷,他的小脸蛋,冻成了一个褶皱的红苹果。

  朋友疑惑,远远问他,陈豆豆,你怎么不去上课?守门的老人接话了,说,这娃儿不乖,不让他站这里,他偏要站,说是在等人。孩子不理守门老人,径直走到朋友跟前,仰起小脸蛋,脆脆地叫了声,老师好!还没等朋友反应过来,他已转身快乐地跑开。

  朋友看着他瘦弱的小小背影,眼睛慢慢湿了,这孩子原来一直在等她,他在用这种方式,来报答她随手给出的一块糖的好。他让人望见,卑微的生命里,住着的最美的纯良。▲


举报 | 1楼 回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