济南麦克风价格联盟

抠抠脚,写写字,想想你。

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
  • - -
楼主
  

不知不觉,在智联兼职的时候,上网方便,就打开很久没有打开的后台。翻到最开始的第一篇文章,啊,这个公众号都一年多了啊。




20151114日。济南  



 

今天又去了医院,很平静。


之前不喜欢医院的氛围,似乎在医院里笑一笑都感觉对不起那些正在忍受伤痛的病人。空气里弥漫的是消毒剂的气味,医生和护士倚赖一个口罩来和外界隔离。然而现在,我就像走进办公室一样淡定的挂号,去科室,付钱,拿药。多一些程序化的仪式,淡化掉自己那颗玻璃渣少女心。


第一次液氮之后,还是没有彻底好掉。打败我的或许并不是生活里的大风大浪,而是日常琐碎中鞋里磨脚的沙子。再次去医院,平静的觉得这都不是我啊。完成一切流程之后,来到科室,我真的一点也不害怕,反倒有一些期待。我是喜欢上这种疼痛感了吗?这次露陪我去的,有时候我其实很想一个人去做这些。你总问我说是不是我害羞啊,所以不想让你陪着。我说不,我总是把一些话藏在心里。或许这时候我不想让你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外人面前永远微笑,永远开朗,永远快乐,然后在深夜自己舔舐那些裂开的伤口。


等待的时候,一个女生哭着出来,泪流满面,令人心疼的模样,又一个人擦干泪水,消失在楼梯的拐角。我的心里防线一下子就崩溃了。然后医生对我说,你这个恶化了。真想一头撞死的感觉。倒是没什么大事,就是花两倍的钱再忍受两倍的痛苦罢了。冷冻的时候一个人咬紧牙没有吭声。疼痛不算什么的,倒是自己这么坚强心里酸掉了。


中午和童,迪,露,洪一起吃了饭,吃完大家好像都醉了,我们谈学业,谈爱情,谈丈母娘。什么时候我都成熟到可以面不改色的去谈论曾经觉得晦涩的话题。我就他妈这样一场恋爱没谈过的长大了!!描摹的生活真好,心中的乌托邦,我想到可以做我伴娘的我的那些后宫们,也有些傻逼男生要给我当伴郎。感觉未来男朋友会被天马行空的我搞疯掉。婚礼那天,一个想方设法整哭你的我。


回宿舍睡了一下午,并没有睡着,疼痛感反复袭来,好烦哪!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我,露天天包养我,给我买饭,给我蜂蜜柚子,给我玫瑰花茶,给我纯牛奶,大包小包的背回来。何其幸运,遇到一个你这样的钱包。哈哈哈。


所以呢,事情多又烦的我明天还是决定拖着残腿去看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就是作啊,我才开心。


赵雷要来济南了。我们的时光啊。好东西我都要留着,以后再去听。


“我们必须没羞没臊的活,风风光光,热热闹闹,期待下一个十年。”




现在呢,是2016年12月5号中午14点03分,液氮冷冻我仍旧在做,对这种疼痛从忍受变成接受,然后你会发现,就算是疼痛,习惯了也没什么大不了。


那天在济南火车站送走了L,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再见面,他请我吃了这辈子我吃过的最贵的KFC。坐公交车的时候,窗外华灯初上,我不敢睡觉,因为到站了,不再有人叫我下车。


宋冬野在安河桥里唱“不再对谁满怀期待”,我不知道为什么被沙子迷了眼。


梦迪和童培玉仍然一起上着自习,一个保研了,一个正在考研。像老夫老妻守着冬天的炉火。


最后一个冬天了啊。

时间飞逝呵。



举报 | 1楼 回复